最近鬼刀是又更了吗…翻了下公主还在举着手(。)好的,我懂了
不过居然有人看,一点点弱智段子分享一下,非常降智,真的非常降智,大概是心如刀哥那种降智片段,掺和大量口语和ooc,没啥逻辑,大家都很闲,看看就好
cp刀烟



《幼崽》



他为着什么东西绊住了脚踝,男人蹲下身去摸索,最后终于从身后拎出来一只猫样的幼崽,他原不是那么大意的人,只是这生物过于孱弱,孱弱到他累年的本能也毋庸提防。男人拎着这生物的后颈皮,将它拿近眼前,幼猫奶声奶气地叫着,露出乳牙和鲜红的舌。他花了阵时间才意识到这是在示威,这只幼崽的本能远不能让它理解面前的生物是何等的存在,于是它遵循天性。男人打量着它,而后咧开嘴,露出一个...

1、摸鱼混更,无cp无逻辑无修
2、打脸是原创番的乐趣不爽不要奶
3、凑三点

威拉德将前半生用于追寻学术,又将剩下的半生投入猎杀。他恪尽职守,老实本分,是V海运最喜欢的、也最需要的那类好人才。权贵们单就投入这份心力在异族上时,便已敲定这绝非是一份能用于权势的工作,威拉德将其归为“荣誉猎杀”。这绝非是权贵子嗣所能想象得到的庞大组织,也绝非是他们惯常玩弄权术而随意操作的组织,真正的上位者们是那些暮暮老矣,又庞然如狮子的怪物们。怪物们,又或者说是齿轮,总之他们在非生理意义中已经失却了人类的概念。为人类的文明而运作,狮子们如此宣称,也确实如此行动。威拉德敬重这个组织,但他确实不喜欢这个组织,随便哪个宣称...

1、校园网杀我,它是真的恨我

2、被代发的那位杀我,就这样了还在吐槽我

3、沙雕放飞,取材生活,只是想凑三点


凌晨三点十五。

路明非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他已经没有睡意了,长这么大路明非第一次觉得人的心态居然能这么平和,无喜无悲,觉得自己剃个头就能去出家。他瞪着面前的小破笔记本上进度条一跳一跳,背后的软件疯狂闪烁,仿佛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。

背后风扇呼呼地响,楚子航在他背后直挺挺地平躺着,说句不好听地感觉能直接盖布。在路明非之前他已经连续工作十二个小时,这里桌矮凳子高,长抻开的年轻人们只得蜷在椅子上操作电脑。几个小时下来,一伸腰立马疼得跟断了似的。楚子航不敢动,一动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...

 代 发

以下是原作者的爱的嘱托:

一,是搭配苏苏那边发的文,画风符合当前时间;
二,夹杂大量私货,亮点自寻;
三,就是想凑三点。


一个写着逼格的ID:

大噶好!瞎几把乱搞的路总生贺企划真滴要启动啦!


发起人是沙雕我请各位人美心善的楚路女孩多多包涵!


本质上其实只是24份腿肉掉落,敬请期待各位太太们的表演!



以下是活动说明——



    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7日路总生日当天



    活动形式:于17日当天,每隔一小时企划会掉落一篇楚路or路总中心无cp同人文/图...



激情自挂劳资又鸽了!!!!!NICE!!!!!我又骗了三万两篇粮吃!!!!NICE!!!!
撅腚给  @三千世界一花开  打,挂到写完为止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响应 @扩白 的电竞路明非系列,本质并不电竞,看过的游戏瞎胡捏一起的造物,看个乐子就好,随缘写

记一次常规战

路明非原本是在考试,他把自己能扯的东西扯完后就又开始将卷子上的框框涂黑。突然有老师拎了包起身问大家这是谁的手机在响,路明非支起耳朵一听…正是自己录的那首“i cassell you”,他捂着脸溜达到讲台问老师:“我能接个电话吗,这是我家里打来的,可能出了啥事儿。”


老师吊着眼睛有点不可置信:“你把卷子交了出去接。”


路明非挠挠头,索性把试卷一卷交上去了,他出门刚接那边芬格尔的大嗓门就力透耳膜:“我靠师弟,你可算接电话了。”


“我考试哪!”路明非说。


“你赶紧...

因为 @红烧鲑 说想看所以就写了

现代AU的李书文×咕哒君


一捻红


那年冬天的时候,隔壁栋搬过来一个小孩儿,他来敲门时,李书文正在家里听评书,正巧讲到虎牢关三英战吕布,哒哒哒马蹄声,扣扣扣敲门声,合在一气,像是烟一样浮着。说书人捻了声马鸣,李书文去开了门,那小孩儿站在门前,提着两大包行李,问他,您是房东吗?口音带点异国的生硬,小孩子鼻头冻得通红,李书文去看他手里的地址,说走错了,要往山上一点的。小男孩儿哦了一声,手不是手腿不是腿地站在那里,李书文说进来坐坐,喝点茶再走,这里不好走,天黑,侬给你送过去。他不意外,这片生活区就被划定在山上,门面装潢...

感谢友人 @三千世界一花开 提供的灵感,拙作不得其中万分之一的精髓


  凹凸世界|all金|《猪笼草|Nicola and Bart》

  

  我本想告诉你神明如何陨落,星辰如何改写,英雄们如何走上末路——时而我并非作为直接参与者,兔子生性怯弱,因此这点无人可指责,但旁观所得依旧值得我大书特书,以此足以知晓我们——现在我可以心安理得地使用这词儿了——所经历是何等史诗。可惜我现在时间所剩无几,或许下一秒就命丧此处,我本不是会写作的人,但其他人告诉我要写点什么(“随便写点什么,拉比兹,”其他人这么说,“哪怕你的酱炖萝卜菜谱也好,随便写点什么!”),于是我就在...

代发


关键词:迟来的告白


  尼伯龙根里什么都有。

  新生的火王身高不足一米,小男孩的模样,拖着一条脏兮兮的尾巴在废墟里翻来翻去。

  “给我弟弟做把大——剑!”小男孩说。路明非揩一把他的脸,越抹越糊,就放下他。火王刺溜钻走,倒像只傻猫。

  路明非蹲地上看着,看他小火车似的四处冲撞。此处本应顺他心意,无风无翳,但路明非还是裹紧了风衣。

  这人垂着眼睛仿佛思考什么世间难题。地上没有影子,路明非脚边几粒细小的金沙安安静静地躺着。外面快要到冬天了,冬天的时候,路灯底下猫着,喘口大气也有影子。鼻子好像坏了,吸一口盐撒似的疼,疼里面又有点子诱人的香气,抬头一看,一大塑...

Fetters

您能享受这个故事是对我最大的鼓励|无需礼节性回关|误击红心推荐等请随意取消|喜欢三文鱼|三文鱼只接受生食|

© Fetters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