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情自挂劳资又鸽了!!!!!NICE!!!!!我又骗了三万两篇粮吃!!!!NICE!!!!
撅腚给  @三千世界一花开  打,挂到写完为止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响应 @扩白 的电竞路明非系列,本质并不电竞,看过的游戏瞎胡捏一起的造物,看个乐子就好,随缘写

记一次常规战

路明非原本是在考试,他把自己能扯的东西扯完后就又开始将卷子上的框框涂黑。突然有老师拎了包起身问大家这是谁的手机在响,路明非支起耳朵一听…正是自己录的那首“i cassell you”,他捂着脸溜达到讲台问老师:“我能接个电话吗,这是我家里打来的,可能出了啥事儿。”


老师吊着眼睛有点不可置信:“你把卷子交了出去接。”


路明非挠挠头,索性把试卷一卷交上去了,他出门刚接那边芬格尔的大嗓门就力透耳膜:“我靠师弟,你可算接电话了。”


“我考试哪!”路明非说。


“你赶紧...

因为 @红烧鲑 说想看所以就写了

现代AU的李书文×咕哒君


一捻红


那年冬天的时候,隔壁栋搬过来一个小孩儿,他来敲门时,李书文正在家里听评书,正巧讲到虎牢关三英战吕布,哒哒哒马蹄声,扣扣扣敲门声,合在一气,像是烟一样浮着。说书人捻了声马鸣,李书文去开了门,那小孩儿站在门前,提着两大包行李,问他,您是房东吗?口音带点异国的生硬,小孩子鼻头冻得通红,李书文去看他手里的地址,说走错了,要往山上一点的。小男孩儿哦了一声,手不是手腿不是腿地站在那里,李书文说进来坐坐,喝点茶再走,这里不好走,天黑,侬给你送过去。他不意外,这片生活区就被划定在山上,门面装潢...

感谢友人 @三千世界一花开 提供的灵感,拙作不得其中万分之一的精髓


  凹凸世界|all金|《猪笼草|Nicola and Bart》

  

  我本想告诉你神明如何陨落,星辰如何改写,英雄们如何走上末路——时而我并非作为直接参与者,兔子生性怯弱,因此这点无人可指责,但旁观所得依旧值得我大书特书,以此足以知晓我们——现在我可以心安理得地使用这词儿了——所经历是何等史诗。可惜我现在时间所剩无几,或许下一秒就命丧此处,我本不是会写作的人,但其他人告诉我要写点什么(“随便写点什么,拉比兹,”其他人这么说,“哪怕你的酱炖萝卜菜谱也好,随便写点什么!”),于是我就在...

代发


关键词:迟来的告白


  尼伯龙根里什么都有。

  新生的火王身高不足一米,小男孩的模样,拖着一条脏兮兮的尾巴在废墟里翻来翻去。

  “给我弟弟做把大——剑!”小男孩说。路明非揩一把他的脸,越抹越糊,就放下他。火王刺溜钻走,倒像只傻猫。

  路明非蹲地上看着,看他小火车似的四处冲撞。此处本应顺他心意,无风无翳,但路明非还是裹紧了风衣。

  这人垂着眼睛仿佛思考什么世间难题。地上没有影子,路明非脚边几粒细小的金沙安安静静地躺着。外面快要到冬天了,冬天的时候,路灯底下猫着,喘口大气也有影子。鼻子好像坏了,吸一口盐撒似的疼,疼里面又有点子诱人的香气,抬头一看,一大塑...

写手挑战20热度分享一个脑洞
是个all金,挂个tag,不合适我会删掉tag

超绝中二

超绝中二

超绝中二

预警完了

育龙者和龙们

超绝中二,但是我还是很爽

只是单纯为了满足我搞全员犄角的欲望

犄角真棒啊!【什么】

格瑞——最后一头克洛诺龙种,是陪伴金一起长大的龙,原本是使刀的武士们会供奉的神话龙种,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这一支衰落了。被名为“泰”的育龙人所扶养长大,因为从小生活在人类聚落里,反而比金更具有常识。

嘉德罗斯——人造龙种,糅合了圣空之龙的直系血脉,是半机械半生物的龙,虽然年龄很小,但是已经被输入了相当的知识,不完全是生物,但这一支的占有欲被很好的继承了下来。

安迷修...

怪谈相关,拙劣的致敬之作


  


骨与袋 其零

  


  

  凹凸镇就是凹凸镇,凹凸学校就是凹凸学校,对于未到达此处的人,对于未知晓此处的人,若是坚信此处不存在,那么也没什么去好去反驳对方的,所谓存在即被感知,典型的唯心主义论。之所以在开端要如此介绍,不过是为了让读者能够以半信半疑的态度继续进食这次的事件,绝对的信任与绝对的不信都不可以,只有半信半疑,这种程度才能容人觉得真实。这并非是哪位大家的名言,只是老朽多年来一点微不足道的个人见解罢了。

  

  呀呀,这位读者,请勿退出,请勿下滑,请勿走马观花,虽然老朽并非是能言善道之人,单单的讲述还是能做到。老...

写手挑战100热度的短文

凹凸世界|嘉金|三重死亡

  这一日很晚的时候,登格鲁的家门前突然出现了那位不速之客,这日下着雨,那位访客按响了门铃,小小的金.登格鲁打开房门时,这位客人正在认真打量着汀步和篱笆上的污渍,雨水落在他的伞上,仿佛一圈光晕。金自大门的一道缝隙间窥视着访客,他怯生生地问,你是谁?访客打量着他的表情,一片昏暗中他的目光宛若实质。片刻后,对方回答了。
  
  嘉德罗斯,他说,嘉德罗斯。或者随便哪个都行,访客漫不经心地嘟囔着。他的目光在庭院内一块“游客禁止入内”的警示牌上游移,你家大人呢,他问金,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。这位访客笑了起来,他似乎不擅长这种非场面用的温和微笑,我能进去...

并不专业,随意写写随意看看,完结后会有资料参考汇总


At站科技区》动物圈专区》闲聊版


【新人】大家好我是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动物观察员,大家有什么想问的吗?

  

  发帖人:今天小斯巴达们找到了吗


1    [2]

 

  只看楼主

  

  #1911

  

  好久不见!因为最近一直在跟秋姐跑野外,所以一直没有更新,刚刚才回驻地,等我先洗漱一下

  

  #1925

  

  啊,最近我也没在跟着海盗团跑,所以也不清楚那边的情况,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和凯莉小姐一起去看看,她现在不在驻地,过一会儿回来了我可以...

1 常用软件一般是word,手机上就是有道云笔记,截图p1的时候专门把下面的文捞上来压下那些糟糕的东西(。)不过打了码,没啥区别
2 通常没有听音乐的习惯,如果身边噪音很大的画会找一些白噪音堵住耳朵;字体就是默认的,电脑手机都是默认的
3 脑洞容我酝酿一下
4 段子容我酝酿一下
5 黑历史p2,cp是鬼泣的但丁×尼禄,好像是上一年写的了,不堪回首
6 短篇容我酝酿一下

Fetters

无需礼节性回关|误击红心推荐等请随意取消|喜欢三文鱼|三文鱼只接受生食|

© Fetters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