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.10.22更新

→坑品不佳,深爱冷门,横跨墙头大劈叉,一朝cp一朝坑
→口味刁钻,下限模糊,不一定能分清Gore,如果看到使自己不适的硬核情节请及时退出
→深爱玩梗,极度自嗨,私设多如狗,AU遍地走

→龙族 楚路|ygov6 游作右向|VLD Keith右向偏Sheith|凹凸 金右向、嘉瑞雷安恶友向、默认丹秋+雷德祖玛友达恋未满|fgo all咕哒♂|变形金刚 (真人世)双领袖×Sam(包括真人世在内的)警爵|
→bg方面:哥布林杀手 哥杀×神官|忍者杀手 忍者杀手/黑暗忍者×小季|终结的炽天使 克罗里×筱娅|Psycho-Pass 狡...

neta大乱炖

除却楚路其余全是调侃并不含cp要素

和 @扩白 有联动,并没有中秋要素的中秋贺文


【不懂就问|剧透慎入】“劣种的奥丁”到底能不能打啊

#1

rt

lz打了两次,第一次就是莽过去把奥丁打死了,结果一出守夜人灯塔就被黑王剧情杀了;我查了下攻略说还可以耗到剧情,然后我磨皮到剧情了,结果打到结尾还是黑王杀,我把黑王砍了之后又一个结局,一共四个表结局,我死活从这三个脱不出去

#2

这游戏应该不锁武器吧,我就官方封面配置,我放一下

“沙漠之鹰-古代品复制物”,“遗物的折刀”,淬炼了两次,服装是屠龙者标准套,子弹是贤者之石,加一层龙血,血统所属是“青...

整理了下合集,快乐

楚路合志《Monody》预售链接已开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

P1封面

P2前十特典挂件

预售链接走→这里

详细宣传走→这里

最后占tag抱歉!

被抽打着出出来的时候居然产生了自己的懒癌仿佛还能治的错觉…!

X-phylline:

竟然真的搞出来个大宝贝

三千世界一花开:

我们懒癌病院居然也有出本的一天……

苏我乙树:

开头没有宣图 懒得做了

封面P1

展示P2

楚路合志《Monody》

非常多AU的合集

字数:3.5w

定价:30RMB

特典:前10赠挂件一个

预售链接这两天开,开售时间应该是明晚八点方便抢特典,预售一个月,十月发货

主催/排版 原po

写手阵容

 @苏我...

楚跟着爹过if线,脑洞源于龙5芬格尔说楚天骄也是路明非的保姆

山羊颂歌

小小的楚子航有大任务啦!


这日他终于上了初中,楚天骄说,儿子,你可以接我的班啦!他从男人那里接过一柄古铜的望远镜。其形式大过实用,像是绶礼时英国女王要用细剑敲打骑士的双肩一样。楚天骄给他搬了把椅子,教他去看过去一直高悬在屋梁红线上的照片,男人拍着楚子航的肩膀,“你看!你看看!”他无不自豪,“来看看我们的男孩儿!”男人那样自豪,与照片中怏怏的男孩儿不相称的自豪。年幼的楚子航踮起脚尖去看离他最近的一张照片,确实是怏怏不乐的一张脸,塌拉着背,衣服上有细密的褶子,是一副不让人喜欢,也不容人喜欢的死小孩儿...

给扩白本子画的明信片,拉低了他整个本的颜值真是对不起OTZZZZ强买强卖不要打我【。】

P2是线稿,感觉线稿欺骗性(你)大一些也放上来了

本宣→走这里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

最近鬼刀是又更了吗…翻了下公主还在举着手(。)好的,我懂了
不过居然有人看,一点点弱智段子分享一下,非常降智,真的非常降智,大概是心如刀哥那种降智片段,掺和大量口语和ooc,没啥逻辑,大家都很闲,看看就好
cp刀烟



《幼崽》



他为着什么东西绊住了脚踝,男人蹲下身去摸索,最后终于从身后拎出来一只猫样的幼崽,他原不是那么大意的人,只是这生物过于孱弱,孱弱到他累年的本能也毋庸提防。男人拎着这生物的后颈皮,将它拿近眼前,幼猫奶声奶气地叫着,露出乳牙和鲜红的舌。他花了阵时间才意识到这是在示威,这只幼崽的本能远不能让它理解面前的生物是何等的存在,于是它遵循天性。男人打量着它,而后咧开嘴,露出一个...

1、摸鱼混更,无cp无逻辑无修
2、打脸是原创番的乐趣不爽不要奶
3、凑三点

威拉德将前半生用于追寻学术,又将剩下的半生投入猎杀。他恪尽职守,老实本分,是V海运最喜欢的、也最需要的那类好人才。权贵们单就投入这份心力在异族上时,便已敲定这绝非是一份能用于权势的工作,威拉德将其归为“荣誉猎杀”。这绝非是权贵子嗣所能想象得到的庞大组织,也绝非是他们惯常玩弄权术而随意操作的组织,真正的上位者们是那些暮暮老矣,又庞然如狮子的怪物们。怪物们,又或者说是齿轮,总之他们在非生理意义中已经失却了人类的概念。为人类的文明而运作,狮子们如此宣称,也确实如此行动。威拉德敬重这个组织,但他确实不喜欢这个组织,随便哪个宣称...

1、校园网杀我,它是真的恨我

2、被代发的那位杀我,就这样了还在吐槽我

3、沙雕放飞,取材生活,只是想凑三点


凌晨三点十五。

路明非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他已经没有睡意了,长这么大路明非第一次觉得人的心态居然能这么平和,无喜无悲,觉得自己剃个头就能去出家。他瞪着面前的小破笔记本上进度条一跳一跳,背后的软件疯狂闪烁,仿佛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。

背后风扇呼呼地响,楚子航在他背后直挺挺地平躺着,说句不好听地感觉能直接盖布。在路明非之前他已经连续工作十二个小时,这里桌矮凳子高,长抻开的年轻人们只得蜷在椅子上操作电脑。几个小时下来,一伸腰立马疼得跟断了似的。楚子航不敢动,一动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...

Fetters

如有被乱塞关注请及时取关|
无需礼节性回关|
误击红心推荐等请随意取消|
喜欢三文鱼|三文鱼只接受生食|

© Fetters / Powered by LOFTER